獨立設計師扮靚都市家園

2019-12-10 18:50:17        0

 他們是一群來深圳闖蕩的年輕設計師,大多生於上世紀70年代。他們既有較紮實的藝術功底,又能較好把握現代都市人群的消費時尚、審美情趣,設計的作品既新潮又實用,受到越來越多家庭的歡迎——獨立設計師扮靚都市家園



早些年,提起室內設計師,人們會把他們與包工頭甚至施工隊人員畫上等號。因為,當時的室內設計大多包含在施工裏,是免費的,而“免費”的結果是,裝修出來的居室千篇一律,似曾相識。近年來,當追求個性的家居裝修成為潮流和趨勢時,一批年輕的獨立室內設計師漸漸浮出了水麵。他們大多生於上世紀70年代,他們的許多設計理念和作品得到了深圳這座年輕的移民城市主流人群的認同。


入行經曆不一殊途同歸


來深圳闖蕩的這些年輕設計師們,時間長的已經摸爬滾打了10多年,短的也有兩三年。從入行到成為獨立設計師,有的是有備而來,有的是誤打誤撞。剛跨出大學校門時,他們大都在相關的設計公司工作。在公司的好處是,接單和資金問題不用自己操心;不好的是,許多事情受約束,尤其是自己的特長不能得到很好的發揮。於是,他們選擇了自立門戶。


韋誌戈,1998年從廣西藝術學院裝潢設計專業畢業。他沒想到自己會涉足家裝行業,因為他的拿手活是漫畫和美術字。2000年來深後,他先後在動漫、網絡、貿易、保險等行業幹過,還做過兼職健身操教練。每一行,他都隻幹了幾個月,他對按部就班的工作極不適應。2003年,一個從事IT的陝西小夥子在網上看過韋誌戈的漫畫作品後,就決定把自己的一套79平方米的房子交給他裝修。給了他15萬元裝修費後,陝西小夥出差當起了“甩手掌櫃”,而裝修的結果讓這位小夥子非常滿意。打這以後,韋誌戈與室內裝修設計結下了不解之緣,並給自己起了一個“3米”的網名——“渺小”之意。


張陽,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設計係環境藝術專業。1998年,出生美術世家的他擔心自己實踐經驗不足而“誤人子弟”,毅然放棄留校當老師的好事,跑到深圳來增加“實踐經驗”。他曾在獨立設計師和家裝公司設計師的角色之間多次轉換,因為不願受束縛,最終還是加入了獨立設計師行列。


黃德勇,朱寶春,楊枝、唐斌夫婦,呂宏偉、周毅星、廖江英、劉彩霖等人,也是不願受束縛,為謀求更大的發展,先後來到深圳,成立了自己的室內設計工作室。


創業八仙過海各有招數


入行較晚的韋誌戈是室內設計圈裏的“名人”,穿著前衛、時尚、總是麵帶笑容,很有親和力。客戶大多是先喜歡上他的漫畫,接著喜歡上他這個人,然後才把房子交給他裝修。田園、鄉村、現代等風格的房子他都設計過,他說,不管是哪一種風格,首先是要得到業主的認可,因此他認為,與業主的溝通很重要,“房如其人”是他設計的方向。


韋誌戈畫漫畫是個快手,手繪設計草圖同樣不含糊。他常常和業主一起到待裝修的房子,邊溝通邊畫草圖,畫完一個空間,業主通過了,再到下一個空間,兩三個小時就完成了一套房子的初步設計。業主明白了設計師的意圖,就等著畫出準確尺寸的圖紙和施工了。短短幾年,韋誌戈已經完成了近200個室內設計項目,經濟效益也非常可觀。


不同於其他幾位精瘦的年輕設計師,30來歲的張陽身體已經開始發福。他總愛一邊幹活,一邊思考問題。他的設計風格大多是美觀與實用相結合。經過了七八年的打拚,張陽已積累了許多實踐經驗。這期間,他做過樓盤的樣板房,也做過住家的設計,一年10多項目,收入穩定。客戶多數由朋友介紹,有的客戶還成了他的朋友,在第二、第三次置業時,仍然把房子交給他設計。過去,他隻注重高端客戶,現在,他也把眼光落到了普遍住宅上麵。


事業上較真,生活中糊塗的朱寶春是個很有靈氣的人,他擅長運用光線、結構和質樸的材料,通過簡潔的手法,達到不同業主的要求,尤其深得年輕白領們的歡心。


黃德勇在設計圈裏年齡稍長,故自稱“九叔”。他曾開過設計公司,幹得風生水起,但最後,他還是覺得“單幹”比較適合自己。黃德勇喜歡喝點小酒,幾杯啤酒下肚,他的設計靈感便泉湧而至。此外,聽音樂和踢足球也是他設計的源泉。因此,他能很好地協調形、色與光影的關係,將功能與空間進行最大的優化。10多年的工作積累,還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業主至上。他說,在設計方麵不要求多而要求精。近來,他把眼光轉到研究自然、古樸的元素與現代空間的有機結合方麵。


楊枝、唐斌夫婦的室內設計夫妻檔生意很紅火。他們很幸運,剛開始就遇上了一位較有品位的業主,讓他們的設計理念得到了很好的實現,也使得“收費設計”順理成章。他們的工作方式就是先跟客戶交朋友,了解朋友的生活背景、價值觀、品位、性格等。房子裝修完了,客戶至今還與他們保持友好關係。他們喜歡自己的工作,甚至認為,室內設計是一個貴族的行業。在他們眼裏,設計房子是件需要文火慢慢煲的事情。一個好的設計作品,常常要花費他們幾個月或更多的時間,最長的一次設計花費了他們兩年的時間。


學裝潢專業的呂宏偉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大些,有些滄桑感。他的嗓音非常有磁性,字正腔圓的標準普通話如同一個個蹦出的動聽的音符,敲打著你的耳膜,讓人對他先有了幾分好感。1998年,他就來到深圳,幹過許多與裝修有關的事業,並獲過一些獎,在報上發表過許多關於設計方麵的文章。


呂宏偉2004年加入到獨立設計師行列時,有種“找到了組織”的感覺。因此。他是“組織”裏聚會、踢球、郊遊的積極分子。他信奉的格言是:贈人玫瑰,手有餘香。因此,一有樓盤入夥,他就到現場無償為業主提供有關裝修谘詢,還在網上不厭其煩地為網友解答房屋結構、設計方麵的問題,當然,有不少網友成了他的客戶。在裝修的那段時間,他與網友及裝友們聯係密切,覺得生活非常充實。裝修過後,網友和裝友們如同一陣風一樣飄走,各忙各的去了,又讓他覺得很失落。


收獲享受生活憧憬未來


年輕的設計師們在工作之餘,也挺會享受生活。他們成立了一支“型色兄弟”設計師沙龍足球隊,還有親友啦啦隊助陣,每周二、五下午,在科技園的足球場,一定能見到他們與其他足球隊廝殺的場麵。他們還不定期地組織研討、聚會和郊遊,以增進相互間溝通,他們對生活充滿希望,對未來也充滿期望。


醉心於室內設計的韋誌戈不怎麽喜歡踢球,但他也很會享受生活:健身,打台球、羽毛球,玩越野車、滑翔傘,甚至還想去潛水……見到韋誌戈,你會感覺到他精力充沛,渾身充滿著活力;看過他的《創意洗手間》等漫畫作品後,你會在舒心一笑時,為他那奇特而豐富的想像力而震撼。


還在上大學時,韋誌戈就已經是一個多產的領取高額稿酬的漫畫手,畢業不到兩年,畫漫畫和寫廣告美術字就為他在廣西賺取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和一輛小汽車。盡管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的韋誌戈一再強調,賺錢不是他人生的最終目標,但設計為他帶來的經濟效益無疑是他快樂的基礎。韋誌戈說,剛出校門時,有虛榮心,什麽事情都想做。現在他才發覺,自己最喜歡的還是室內設計工作,不過要快樂地工作,他的工作室也因此命名為“快樂裝修坊”。最近,他又迷上了培訓講座,他說,世界上一些成功的企業都有自己的運行模式,他也想把收費設計朝這方麵發展。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把室內設計當作一個企業來做,讓它產業化,甚至讓其上市。他的最大願望就是當室內設計業的“比爾·蓋茨”。


在朱寶春散漫不羈的藝術家氣質的外表下,包藏的是一顆火熱而執著的事業心。盡管朱寶春說過深圳不太適合他,但入行9年,他對自己的選擇從未後悔過。除了搞設計外,打遊戲,與同行聚會、踢球,娶妻生子,他一樣不落。他的最大心願,就是能接自己想接的活。


黃德勇說,他慶幸找到了一個自己喜歡又能生存的職業。但是,麵對更加年輕的設計師,他也感覺到了壓力。因此,他隻有努力地去做好每一個項目。眼下,10多套房屋的設計項目已經排滿了他今年的工作日程,如果讓他寫篇有關設計方麵的文章,他的腦袋便搖得像個貨郎鼓似的。他說,有這工夫,他早把一套房子的設計圖拿下了。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與同是室內設計師的太太幸福快樂地過好每一天。


作為為數不多的女性設計師,楊枝喜歡看電影,喜歡孩子,因此,她的設計大氣、端莊而不乏細膩。不過,楊枝倒不覺得自己與男性設計師有什麽不同,在工作時,她更多地是把自己當作男性。望著眼前輕聲細語、小鳥依人般的楊枝,你很難把她與奔波在各種毛坯屋裏的設計師聯係起來。但隻要你看過她的手繪設計草圖和她設計的房子,你就不得不對她刮目相看。她的最大願望是擁有一幢屋前有樹的房子。


張陽經常思考的另一個問題是,如何將商人與設計師合二為一。這也是他上大學時老師拋給他們的一個問題。張陽說,等到他找到了這個答案,有足夠的實踐經驗傳給後人時,也許他會選擇回到大學教書。他還想去擁有古建築藝術寶庫的歐洲遊學。當然,將來能在一座大山裏建一所自己喜歡的房子,一半時間享受生活,一半時間用於純粹的設計是他最想要的生活。


在深圳為他人設計了一套套住房的這些室內設計師,有的已經“五子(票子、房子、車子、妻子、孩子)登科”;但有的還是租房戶,或處在“居無定所,一人吃完全家飽”的境況。雖然他們信奉“裝修的最高境界是不裝修”,但是,無暇顧及才是個中最大的緣由。畢竟,“收費設計”還沒能得到市場和所有業主的認同,設計師自身的價值也沒法得到充分體現。而要做到這些,除了業主的品位和價值觀外,也需要設計師們的共同努力和培養。因為,再好的設計藍圖,如果得不到業主的認可,等於廢紙一張。


總的來說,設計們對自己目前的現狀還算滿意。他們都說,是深圳給了他們一個施展才華的大平台,成就了他們的事業。


設計師口號


韋誌戈:快樂設計,快樂生活。一個好的設計師一定要讓自己擁有比大多數人更健康的、開朗、時尚的生活方式。張陽:有了客戶的理解與信任,設計師才能激發出更大的創作靈感。朱寶春:設計也許沒有生命那麽重要,但它是我作為設計師的靈魂所在。黃德勇:為提高社會的藝術素質貢獻一份微薄之力。楊枝:每一個作品,都應有生命;每一次創作,都希冀重生。唐斌:設計是天生就存在的,免费污视频app要做的就是慢慢地將它孕育成人。呂宏偉:贈人玫瑰,手有餘香,有付出就一定會有回報。


《今周特稿》通過表現特色人物或特色事件,反映這個城市豐富多彩的生活。如果你有線索提供,或有感想要說,可以與本報周末編輯部聯係:21315056(可發短信)、83518178。